《论语》中的制怒之道

2018-10-30

          愤怒源于自尊:适度是自卫,过度是自卑

         《论语·公冶长》中有载,子贡曰:“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,吾亦欲无加诸人。”子曰:“赐也,非尔所及也。”意思是子贡曾对老师长吁短叹道:“我呀,特别不希望别人把意志强加在我的身上;当然了,我也绝不拿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。”孔子听了这番话,答道:“这件事儿,可不是你想办就办得到的啊。”连孔子和他的学生也不能逃避发怒或者被别人的怒气攻击。

          发怒是一个人的自尊本能,人都有边界意识,一旦被触犯了边界,人会启动一种自动防御机制。适度的自尊,是对自我的保护;不过过度自尊表现出的攻击性愤怒,背后却是过度的自卑。比如有的人和女朋友外出用餐时总要数落服务员几句:“你看,这茶怎么都凉了?怎么热菜都上齐了,还有凉菜没上呢?”这种符号性的愤怒,想要达到炫耀的目的,恰恰是自卑的表现。

          要想“制怒”,先要正视愤怒,辨别自己怒气的源头究竟是自尊还是自卑:若是自尊,便可换一种坦然大气的表达方式,捍卫自己的领地;若是自卑,应砥砺自我、强大内心,臻于平和的境界。

          别当情绪的“变色龙”:忽而愤怒,忽而懊悔

         《论语·颜渊》里曾记载,子曰:“爱之欲其生,恶之欲其死,既欲其生,又欲其死,是惑也。”意思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喜欢得不得了;厌恶起来,恨得不得了。一个是火一样的极端,一个是冰一样的极端,这就是迷惑。我们总在纷纷扰扰、飞短流长中被自己下意识爆发的怨气所掌控,却忽视了理智的判断、缺乏对事物全局的掌控和判断。一时莽撞的愤怒,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却是永恒的,留给自己的遗憾和悔意也是永恒的。

如果能够听别人把话说完,沉下心来看全局,可能就会少一点发怒了。

         “制怒”真谛:冲动是魔鬼,发怒是祸水

         《论语·颜渊》里曾记载,子曰:“一朝之忿,忘其身,以及其亲,非惑与?”人一时愤怒,怒发冲冠,就连自己是谁、亲人是谁,都抛到脑后了。人这样贪图发泄情绪时的痛快,却全然不计后果是很可怕的,一旦酿成大错,必将是悔恨终生。

          所谓“制怒”,精髓便是这个“制”字。急火攻心之时,不如闭上眼睛,给自己一点冷静思考的时间,等待自己内心真正的答案:这事儿,真的值得我发火吗?学会用适度的克制和忍耐换取日后的追悔不及。

          智商靠学习,体现能力优劣;情商靠历练,体现素质高低。学会管控情绪,心平气和、不急不躁地好好说话、待人处事,就是最好的历练。《论语》中,暗藏着许多人都未曾领悟的制怒之道。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(摘自《格言·月末版》于丹/文)


上一篇:无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